您的位置:家庭教育之声 > 列表 > 家庭教育才是真正的人生起跑线(下篇)
家庭教育才是真正的人生起跑线(下篇)
摘 要:— —陈延斌(江苏师范大学伦理学与德育研究中心主任)家庭教育见习编辑左哲长按下方二维码即可识别关注.
关键词:
学 段:
     形式:
     类型:

五、关爱过度就成了伤害

■本报记者刘盾

“日本整个社会都有要求完美的压力,在过分要求完美的家庭长大的孩子容易得抑郁症,这是日本青少年自杀率较高的原因之一。”在2015年家庭教育国际论坛上,日本明治大学文学部教授诸富祥彦痛惜地说。

据报道,2014年日本包括大学生在内的学生自杀人数为866人,其中高中生为213人,初中生和小学生则分别为99人及17人。中小学生自杀的原因多为“受到家长的管教和责骂”、“和学校朋友不和”,而高中生自杀多因“学习成绩不理想”、“烦恼未来发展方向”等。

诸富祥彦发现,父母错误的关爱方式不但会是孩子自杀的原因之一,更导致很多孩子迷失自己的方向。

“毒妈妈”和“守墓女”

诸富祥彦举例说,日本有“毒妈妈”和“守墓女”的社会问题。“毒妈妈”将女儿看成自己的一部分,倾尽全力地关爱孩子,生活中如影随形,还将自己想做的事情强加给女儿,把自己没有实现的愿望寄托在女儿身上,让女儿一辈子都感到痛苦,有的母亲甚至要求女儿在自己死后也要守护自己的坟墓。而“守墓女”则是母亲诉说烦恼和依赖的对象,为了母亲一直不出嫁,为照顾母亲奉献自己一生,为报答母亲的期望拼命努力,结果迷失了自己、丧失了自我,不知道自己真正想做什么。也有的女儿因为自己达不到母亲的期望而内疚、自咎,因而对母亲产生强烈的逆反心理。

诸富祥彦对她们进行心理辅导常常要花上十年时间,“这样的女儿到40岁、50岁、60岁都会感到妈妈的存在让她一辈子不幸福。”他建议母亲要反省是否对女儿过于期待、是否太勉强女儿。

对此,日本青少年研究所研究员胡霞建议,母亲要找好自己的努力方向,“在关爱孩子的同时也要活出自己,要找到自己的奋斗目标。不要以爱的名义限制孩子的自由。”

帮孩子摆脱网络的“奴役”

“父母不要过度关注孩子,更不要随意干涉孩子的生活,对孩子全身心的关爱有可能会害了孩子。”胡霞认为,即使在使用智能手机和电脑上网的问题上,父母也要学会适当放手。

诸富祥彦说:“孩子对智能手机的依赖,正如对酒精的依赖一样,是一种病。”他了解到,日本的一项调查显示,如果一个孩子每天玩一个小时智能手机,这个孩子再怎么努力学习,成绩都很难提上去。

诸富祥彦认为,除智能手机外,家长还要引导孩子正确使用网络聊天工具。但让已经上瘾的孩子养成良好的智能手机使用习惯很难,父母必须身体力行,比如在孩子面前不长时间使用智能手机玩游戏等。同时,要事前和孩子沟通交流,达成约定,让孩子在适当的年龄段再学习使用智能手机,每天要有节制地适量使用。

“使用智能手机网络聊天不节制,确实会给孩子的成长带来危害,但也不必将它们视为洪水猛兽,不让孩子用。”胡霞认为,进入互联网时代,智能手机和网络聊天工具给人们的生活带来很大方便,已经成为成年人不可或缺的社会沟通工具,不会使用智能手机和网络聊天工具近乎是新时代的“文盲”,所以不能简单地一堵了之。

胡霞认为,父母如果用简单粗暴的方式禁止孩子使用智能手机和网络聊天工具,或者限制太多,很可能会引起孩子的反感,甚至导致孩子反其道而行之。父母有责任帮孩子把智能手机和网络聊天工具当做工具使用,而不是被这两项工具所“奴役”。

孩子快乐比出人头地更重要

“中国的父母过于重视孩子的学业成绩,希望孩子在学习上非常优秀,给孩子很大的压力。”在日本生活多年的胡霞发现,与中国的父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相比,日本的父母特别尊重孩子的想法。

胡霞说,中国的父母特别希望孩子能出人头地,力争在身份地位、经济收入等方面处于社会上层;而日本的父母尊重社会上的每一份工作,对孩子没有很高的要求。“他们往往希望孩子怎么高兴怎么来,希望他们能拥有一个快乐自由的人生。”

胡霞举例说,哪怕一个日本孩子认为做清洁工很快乐,想做清洁工,他的父母一般也不会强烈反对,他们往往只会要求孩子把这份工作做好。相对于中国孩子的进取、勤奋、自立而言,日本孩子往往不会给自己特别大的压力,长大后也往往很在意自己的日子能否过得开心快乐,对升官发财兴趣不大。

针对准备要第二个孩子的父母,胡霞建议他们一定提前唤起第一个孩子的责任感,要让他明白有弟弟或妹妹的好处,千万不能让第一个孩子认为即将到来的弟弟或妹妹要跟他抢夺物质和精神关爱。要引导第一个孩子能够接纳他人,同时担负起作为家中老大的责任,让他有要保护弟弟或妹妹的意识。当然,更重要的是,父母一定要公平对待两个孩子。

六、有多少孩子的家庭教育亟待“脱贫”?

■本报记者杨咏梅 刘盾

“只靠种地,连我的学费都不够,但父母一直没离开家,最多到县城的建筑工地上干活,但晚上一定会回到我身旁。他们宁愿少挣些钱,也要给我温暖的陪伴。”在2015年家庭教育国际论坛上,深圳市宝安区官田学校教师曾巧燕的发言令与会者无不动容。

曾巧燕说,她的44个小学同学由于缺失父母陪伴等原因,大部分在初中就辍学了,或在工厂打工,或在家务农,“加上我,只有4个升入高中,只有我一个人考入统招大学。”

在曾巧燕看来,她与小学同学的人生轨迹会有如此大的反差,主要原因是父母从小到大一直陪在她身边。

曾巧燕的老家在广东省梅州市兴宁县刁坊镇长塅村,村民都比较穷困,很多人外出打工。但曾巧燕的父母从她读小学到高中,一直陪伴着她。尽管当时他们没有跟风出去赚钱,村里有一些风言风语,现在却赢得村里很多同龄人的佩服。曾巧燕觉得自己非常幸运,“如果我父母也外出打工,我很可能也在初中就辍学了。”

曾巧燕的切身体会和教育部原副部长王湛的感受如出一辙。作为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王湛指出,进城务工随迁人员子女、流动家庭子女以及边远贫困地区家庭子女的家庭教育严重缺失或十分薄弱,与已经实现小康、走向富裕的广大城市家庭和一部分先富起来的农村家庭存在很大差距。

对此,民进中央副主席、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朱永新认为,经济相对富足的家长一般能认识到家庭教育的重要性,由于物质条件相对富足,他们有意愿、有能力获得良好的家庭教育方法、路径、资源。而很多经济较为困难的家长不知道家庭教育的重要性,他们提升自己家庭教育能力的意愿很弱,同时受物质等条件所限,很难获取较好的家庭教育资源。

朱永新担忧地说,在部分贫困农村、边远山区,家庭教育几乎是空白,“很多外出打工的家长别说开展家庭教育了,他们很少联系留守在家中的孩子,甚至几个月不打一次电话。”

王湛认为,处于弱势地位的家庭,尤其是流动儿童家庭教育的薄弱与缺失,扩大了城乡之间和不同社会群体之间的教育差距,加大了不同家庭出身学生之间的素质落差,已经影响到教育均衡与社会公平。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提出,到2020年,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在朱永新看来,脱贫不应只是物质方面的脱贫,也包括精神方面的脱贫,提升贫困地区家庭教育水平,应是精神脱贫的重要组成部分。

王湛认为,家庭教育作为整个教育工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必须坚持促进公平、提高质量这两大战略,逐步解决不全面、不均衡的问题。

王湛还建议,将义务教育领域促进均衡发展的有力举措逐步、适度地向家庭教育延伸,比如制定并实施扶持农村和贫困地区家庭教育的专项计划,重点关注进城务工随迁子女和农村留守儿童的家庭教育,动员学校与社会参与实施,通过购买服务和社会关爱相结合。

朱永新则呼吁政府相关部门能将家庭教育作为公众服务的重要部分,呼吁有爱心的企事业单位、社会公益组织行动起来,到山区等边远贫困地区开展家庭教育公益讲座,无偿为有需求的家长提供良好家庭教育的方法路径。

在天津社会科学研究院的社会学研究员关颖看来,家庭教育需要脱贫,根源在于孩子的父母对儿童权利的无知和漠视。生了孩子要养,要履行父母作为监护人的责任和义务,保障孩子生存和发展的权利,这是法定的责任,也是其他人不可替代的。生活在贫困家庭和富裕家庭中的孩子,对生活的体验、对世界的看法、对自我的设计以及发展的机会会有很大的差异。但家庭所给予孩子的不仅是物质生活条件,更重要的是亲情的抚慰和滋养。像曾晓燕的父母对她儿时的陪伴,就是童年最需要的。

关颖还特别提到她不久前在贵州一所农村中学的调研中了解到的情况,许多留守儿童并不缺钱花,缺的是亲情。尽管学校有很好的学习、生活条件,但由于体会不到家的温暖,很多孩子陷入亲子分离导致的心理孤独和情感冷漠,产生学习障碍和行为问题的并不鲜见。有的孩子与远在外地的父母几年不见,在学校的心理咨询室与父母视频连线时竟无话可说。

“亲情淡漠将成为这些孩子今后的发展隐患,对他们的一生产生严重影响。”关颖强调说,无论怎样的家庭经济状况,父母都要站在孩子的立场上来考虑问题,保护孩子生存与发展的权利。政府和社会要重视帮助家长了解孩子的权利和父母的责任,为他们履行家庭的抚养教育功能创造条件。

观点

家庭教育首先是父母的自我教育,父母与孩子双向互动、彼此受益、共同成长。

——翟博(中国教育报刊社总编辑,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常务副理事长)

不能忽视对孩子情感的培养。孩子一旦有能力从细微之处感受到“有人爱我”,价值观的种子也会开始生根发芽。

——卢勤(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首席教育专家)

新世纪的家庭教育目标应该是培养情商高、习惯好、身体好的“新三好”孩子,这才是决定孩子未来幸福快乐的关键。

——张怡筠(心理学博士,“情商力”教育专家)

父母教育强势的过分张扬,与学校缺乏良性的沟通互动,以不恰当的方式妄加评议,导致家校不能很好合作。

——熊少严(广州教育学会副会长)

父亲的教养方式以温暖、理解为主,孩子学习成绩好;以惩罚、拒绝和否认为主,孩子学习成绩往往差。

——李文道(首都师范大学教科院心理系副教授)

独生子女的“独”不是与众不同,数量的唯一性不能代表内涵的唯一性,平凡未必就是平庸。

——洪明(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研究员)

教孩子与人交往诚实守信、宽容谦让、关爱他人、热心公益的习惯,整洁卫生、举止文明的习惯,爱护公物、保护环境的习惯。

——陈延斌(江苏师范大学伦理学与德育研究中心主任)家庭教育见习编辑左哲

长按下方二维码即可识别关注



分享到:
      
纠错
请对该资源进行评价:
科学性
实操性
针对性
联系方式X
姓名:
QQ:
E-mail:
错误内容:
我要留言
请输入验证码:
  验证码
最新评论